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!90后小伙每天透析4次却捧出6项发明

  28岁,是人生最灿烂的年华,他却陷入了死神的围猎。绝境中的他,非但没有绝望,相反激起了男儿的血性:“我的终身也许只是别人的半辈子,所以我更珍惜时光。”


  他每天给自己做4次透析以维持生命,却在二年时间内捧出6项发明;他不知道自己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,却为别人的生命能够得到及时救治而申请了专利;他把遗书藏在自己枕头下,却把无私的爱奉献给世界;他是最需要帮助的人,却成了帮助别人最多的人。


  “梦想的花在绝境中也会盛放,那健康的我们,又有什么理由不奋斗?!”他的同学胡继启的这句话,让我们读到了一个坚强生命的全部意义。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,面对这个高尚的灵魂,除了洒下热泪,我们还应当做些什么?


邹勇松


  3月21日,邹勇松拿到了中国专利局颁发的新型专利授权通知书:“共享打印机”。近两年,他申请授权的专利和软件著作权已达6项。邹勇松是长沙理工大学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15级研究生,出身贫寒的他自幼患有肾炎,现已进入终末期。采访邹勇松的几个月,记者反复回味着这位每天用4次透析维持生命的青年展示出的人生态度——心若向阳,无畏绽放。


风中帐篷撑起生命渴望



  用加温箱加热透析液、紫外线灯消毒、在帐篷里透析。每隔几小时,邹勇松要置换一次透析液,以排出体内毒素。一袋两公斤透析液导入体内,若不小心让空气进去,浑身骨头就会剧痛。帐篷里的他打着喷嚏。长沙此时气温只有3摄氏度。


  2017年6月手术以来,邹勇松在没有亲人陪护的情况下,每天给自己做4次透析。至今,已1000余次。


  邹勇松出生在湖南省新化县芦茅村一个农民家庭,自幼患肾炎。为挣钱给邹勇松治病,父母、哥哥和姐姐相继离家前往广东打工。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,他将一直靠腹透维持生命。


  “爸,妈,最近病情恶化很快,肌酐已经700多了,喘不过气,说话都没力气……儿时最多的记忆就是你们的肩膀,背着我走过多少路,跨过多少山,挨了多少饿。我曾想,等毕业了就有能力让你们过一个快乐幸福的晚年。可是天不遂人愿。如果有来生,再做你们的儿子,报答今生的养育之恩。——您的儿子邹勇松,2017年5月2日晚”


  邹勇松把这份遗书藏在枕头下,每天睡前掏出来瞧一眼。“有一天,我听见爸妈在病房外说话,‘只要他活着,再怎么难,也要治’。我当时就哭了。亲人都没有放弃,我怎么能放弃?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,必须努力活下去”,邹勇松说。


  研二时,邹勇松提前完成毕业论文,目前在一所高校无人驾驶研究所实习。7时起床做第一轮透析,半小时后出门,路上买个早餐,边吃边走到单位工作。12时下班回家做第二轮透析。午饭是前一天做好的,热一热便吃。14时出门上班。傍晚去菜市场买点菜回家,把饭菜准备好,便开始第三轮透析。透析结束,吃完饭继续科研。23时睡觉前再透析一次——这便是邹勇松一天的生活。


  农历腊月二十七,邹勇松的父母从广东提前回来陪儿子过年,一进门就看到墙边一大堆纸盒子——那是儿子几个月来的透析液包装盒。



  邹勇松拆开一盒透析液,慢慢将纸盒推平,告诉爸妈:“废纸盒可以卖钱呢。”


  儿子又要透析了,母亲关心地问:“为什么不把帐篷放在屋里,暖和一些啊?”


  “这房子是合租的,我只有一小单间,放客厅会影响别人。”邹勇松回答。


  开饭啦!昏暗的灯光下,一碗鱼、一碗青菜炒肉。邹勇松和爸爸妈妈,一家三口吃着团圆饭。


  寒风呼啸,吹不走生命渴望,吹不淡浓浓亲情。


  学校领导看望邹勇松(图片来源:长沙理工大学网站)


梦想之花在绝境中绽放


  病床上的邹勇松形容枯槁,刚动完手术,腹部插着一根透析导管,手里却拿着手机一直写着什么。见有同学来,邹勇松微笑相迎。



  住院期间,邹勇松坚持用手机写专利和软件著作权的申请材料。



  邹勇松的研究方向是多传感器融合定位。住院时他改进了软件包算法,写出了激光雷达自建实时电子地图和多源融合定位系统软件。


  “多源融合定位,可以提高无人驾驶定位的精准度”,邹勇松解释。在此基础上,诞生了另一项发明专利——智能机器人的导航方法和导航系统。